X-phylline

应该早点送去回收处理的不道德博主。

自我感动型灯泡,灯丝炸了就灭了。

没什么幸福感的虚假巧克力奶茶

竟然真的搞出来个大宝贝

三千世界一花开:

我们懒癌病院居然也有出本的一天……

苏我乙树:

开头没有宣图 懒得做了

封面P1

展示P2

楚路合志《Monody》

非常多AU的合集

字数:3.5w

定价:30RMB

特典:前10赠挂件一个

预售链接这两天开,开售时间应该是明晚八点方便抢特典,预售一个月,十月发货

主催/排版 原po

写手阵容

 @苏我乙树  《Unstoppable》

“大家看好了,这个房子二楼绝对有人,没有人我再给你们发一个99的红包。” 

“啊?为什么是99?因为6翻了就是9啊。” 

“看到没看到没,就在这个房间——第十个人头!你在哪我还看不到吗?头盔都明晃晃地露出来了。” 

“真没开挂,你们别给我泼脏水,我只买了一个放大镜,上次20人头我就是用的放大镜。” 

“唉唉,时间到了,我下播了呀,走之前没关注的点个关注呗,各位观众老爷们晚安啦!” 

 @Fetters 《秋沙鸭》

高二那年分班考的时候,路明非被叫了一回家长,原因是夏芬14号被楼下的花咬了。他到办公室时,夏芬正背着手站在那儿,他那胖胖的中年女班主任抱着学生手册一条条数落他,路明非进门时刚巧听到“植物花卉也可能被龙血污染,应当保持适当距离……”他缩了缩头,站在门口小声地说:“老师好?”


 @三千世界一花开 《开端》

多年以后,楚子航再次回到他的出生地,暮星平原依旧青草如茵,纤细的娜迦河依旧遮掩脸庞在碎石中,苍鹰脚爪的竹筒依旧发出盘旋于整个天空的悠长哨声。歌者的部族来来去去,他能从胡须与皱纹中认出些许熟悉的面容,但更多的是稚嫩而柔软的幼儿。这时他们正处于后世称之为“伟大逃亡”的征程中,他的马被草原土产的蝇虫叮咬了屁股,发出一声不满的嗤鼻。于是他命中注定的旅伴哈哈大笑,那年轻的脸庞快乐而浮有一层薄汗——他感到异常充盈漂浮的满足。他已不再年青,他眼下有了细密的纹路,瞳仁逐渐浑浊,鹰钩鼻愈发尖细棱角分明,还有未来得及清理的闪着银光的胡茬。但他视这一切为年轮,他已驰骋沙场,已搅弄天下,已占据此世独一无二之人如此多岁月。更何况他俩此时穿着同一匹麻布做成的破条衣服,脸上涂着同一个泥坑里发酵出的淤泥——


  @草木樨 《Monody》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我可能马上能变身超级赛亚人……也不是,是卡塞尔不败的黄金传说阿喀琉斯二代,我的身姿将在知名败犬写手芬格尔的最新大作《东瀛屠龙传》——的姊妹篇《李嘉图冥府漂流记之斩神》中大放异彩!……

开玩笑的。——他想。


 @明大爷 《海》

路明非睁眼醒来,一时间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目及所视之内皆是白色吊顶。光从左边而来,在右边的白墙上留下一块灰色的玫瑰花影子。耳边依旧是浪打石璧发出的冲击声,海鸥鸣叫着低空掠过海面,翅膀带起的一小片水花转眼就消失不见。


 @X-phylline 《神不知痛》

路明非本能地在一些事情上撒了谎,比如电话另一头的人问他“有没有受伤”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先说了“没有,挺好”,而后自欺欺人的 按住渗血的伤口。他挂掉电话的时候,丝毫没有为自己的谎言而忏悔,反而嘟囔着那人说话一本正经仿佛任务汇报所以自己也下意识撒谎,拿这种理由来为自己开脱。他摊开手掌借着朝霞探看自己的伤势,痛感在反复的血统强化和交感神经兴奋的情况下被减弱,只有借着视觉来确认自己的伤势。路明非蹭蹭胸口蹭蹭背部,把手上的血迹擦了擦,就地而坐开始给自己包扎。


 @扩白 《冷静》

【龙玫瑰:号外号外,最大的公会世界树倒闭了,会长带着她的小姨子跑了,原来SS级,S级的副本现在终于清仓大甩卖,欢迎大家组队来刷!】

【女神之枪:……问题是我们也刷不过啊。】

【秀恩爱都得死:什么??】

【大猪蹄子:奔现?】

【乔克力:是明明吧,百合啊我擦】

【耶梦加得:……】

【耶梦加得向乔克力发起仇杀】


 @雨翊凌澜 《吟诗游寻》

挪威首都奥斯陆,此刻正处在长达半年的极夜时分。严风穿透空旷的城中广场,发出从北极漂流而来的冰山碎裂时亘古的哀鸣声。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男人大步穿过接近广场时风力骤然加强的街道。忽然间,一道悠然的竖琴声随着风飘忽而来,让男人脚步微微一顿。循着若有若无的声线望过去,只见广场彼端结霜的街角坐了一个戴了做旧青铜色面具的吟游诗人,在这样天寒地冻的时刻,他身边居然还围了几个或站或坐的人,有一位巡街者手中还高高挑着一盏风灯,给这个小小的集会一点光明。


暂时先这样 随时更新

街头f4有没有太太愿意安排一下的???

为自己能写出一个完整故事的大纲而哭泣,我都那么努力把大纲写完了为什么他就不能自己变成一篇文

借着梅老师的套装嗨一下,我想回去拍套图啊!!!!!!

随便写一点

昨晚和刘喇嘛聊天,共同认为评价爱情应该有个指标,喜欢和爱有着本质壁垒差。
凌晨突然清明一时,感慨能感觉到爱和知道有爱是有差别的,能爱人和做出带有爱意举动也是有差别的……我做了什么让你觉得我爱你和我实质真心在不在那里也不一样,这么一想我之前很多举动,乃至把自己都感动到了的举动,可能只是表达爱,而不是有爱。心情好了不少

烧饼

*角色:剑子仙迹/佛剑分说 (《霹雳布袋戏》)

*情人节快乐。

*注意:OOC。作者有着只会开头不会结尾情节叙述不全的毛病。如有阅读不适请留言。

*补充:题目随便想的。


        三月烟雨朦胧,天气乍暖还寒。暮时有细雨,光色黯淡,新柳也缺了几分嫩意。湿冷雾气里,疏楼龙宿伏在佛剑分说背上小声絮叨着印象里这附近哪儿吃食好哪儿住处好。说自己想吃黄金烧麦,白桥烧饼,开海干丝,桂花糕还有红油鸭蛋,说罢还哼了哼两声。快步走在一旁的剑子仙迹笑说好友会享受生活。龙宿回说自己平时出脑力出苦力,闲暇的时...

围炉

*cp:李白/韩信(游戏《王者荣耀》)

*祝我梅 @蛾眉不全 生日快乐!!么么么=3=新一岁本汪也想陪您千山万水说相声去了!

*太赶了,边修仙边写,略有些不尽如人意,待考试周后多写两篇相声

-------------------------------------

围炉

-------------------------------------

峡谷里突然下了雪,可能是因为平时纷纷攘攘尘土飞扬,下起来的样子没那么好看。画片里打着旋飘飘扬扬的美感没有几分,从窗户望出去,天是灰的,地是暗的,雪也没那么纯粹,灰灰白白看不真,像是浅滩的白沙,又像是面板上干涩的面粉。...

白日花火/04 (完)

*CP:王杰希×叶修(《全职高手》)

*完结。

*我要用我强烈的意念艾特梅老师

………

白日花火/04

………


  叶修大概是明白在人家做客不能太过大爷的道理,主动请缨承包了洗碗的工作,王杰希帮忙沥水又帮着摆放顺带监工,亲密无间合作万岁。饭饱水足后叶修摸口袋没摸到熟悉的软包装,心里一咯噔就开始有点儿烦躁。王杰希家客厅有烟灰缸,叶修看里面摆满下午他嗑出来的瓜子皮把水晶面是遮的严严实实的,想想也是王杰希除了偏爱可乐这一款之外没别的不良嗜好了,又是瘫在沙发上愁要不下去买包烟再说,可是他就记得上班单位下面那儿有个卖烟酒的地儿,这高档住宅区附近怕是没有的。叶修选择场外求助,王...

白日花火/03

*CP:王杰希×叶修(《全职高手》)

*中秋快乐

*此处意念艾特梅老师

┈┈┈

白日花火/03

┈┈┈


  王杰希买的公寓地点不错,不算市中心但也足够繁华,地段好的不行是个四通八达的地儿,叶修觉着路很熟,到了公寓楼下想起来这是自己工作地点旁边一个楼盘。


  叶修到了王杰希的家里后先是逡巡一圈,感慨微草工资就是高,不像他们草根战队都是零开始的。王杰希说让叶修到微草当一阵子指导,赚的估计比他这个前队长还要多。叶修说自己不为五斗米折腰视金钱如粪土,拿着体系内的工资还是够吃喝玩乐抽的,多攒几年钱,还能在五环外买个小独单留着沐橙来B市的时候住。王杰希说叶修理想不错,到时...

© X-phylline | Powered by LOFTER